巫的法则 第八章 阿姆和阿达

发布时间:2020-01-22 06:31:18 来源:永川律师网

巫的法则 第八章 阿姆和阿达

占玛怜爱的拉住唐芭的手,关切的问道:“孩子,你发生了什么,怎么什么都不记得?”

唐芭抿了下嘴,“我醒来的时候就只有这个包裹,然后就被臧狼抓走说要当他们的祭品,后来我逃出来了。”

“跑的好,跑的好,那帮该杀的赖狗。”占玛想了想,“你不能离开这里,你能回到希夏说不定就是岚歌巫的指引,我绝对不能让你走。”

指引?救她的那个穿黑斗篷的人!还有失而复得的包裹!那个人其实是认识她的对不对?还故意把她带到希夏附近,其实是知道她的身世?那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

但是不管怎么样,唐芭都打心眼里感谢那个人,感谢占玛,感谢堪嘎。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阿姆。”占玛直接就做了决定,“你有几个巫祭了?”

唐芭反应慢半拍才翻译过来,“具体我也不记得,应该不超过10个巫祭。”

“那你比堪嘎小,堪嘎14巫祭,以后堪嘎就是你阿达(哥哥)。”占玛在帐篷里翻找了一圈,找出了一套希夏的皮衣,“你先换上,不合身的,我再给你做,不能再穿知干的袋子。”说着就要脱唐芭的衣服。

唐芭赶紧接过来,“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占玛到没强求,指着唐芭的脸继续道:“以后你都要像现在这样,希夏的族长可不好,他和岚歌巫不好,会一眼认出你的,和我一样。”

唐芭恍然大悟,原来占玛给她脸上抹泥巴竟然是为了不让人认出她!唐芭目光复杂的看着占玛艰难的吞咽了口口水。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她就一直在水深火热之中挣扎,没体会过这般的维护,哪怕是在原来的世界,她都不曾这么深刻的体会过。

唐芭眼眶有些发红,“我……知道了。”

“傻孩子。”占玛也红了眼睛,但是左边的嘴角却在上扬,虽然右边的脸颊是僵硬丑陋的疤痕,但是在唐芭眼里却一点都不狰狞。

“快穿上吧。”占玛摸了摸唐芭的头笑道。

“啊?哦!”唐芭迅速避开占玛的目光四下看了看,帐篷里目测也就九平米,再加上中间支撑顶棚的柱子看起来就更小了,哪里有什么隔间或者遮挡的帘子!这……

唐芭为难的看了看占玛又看了看傻楞在帐口的堪嘎。

占玛一开始也不明所以,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一拍手,“看我,都忘了,岚歌巫也是这样的,堪嘎,你出去准备点猎兽,让阿姬吃饱。”

“哦。”堪嘎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憨憨的冲唐芭笑了下掀开帘子出去了。

占玛见唐芭还是没有动迟疑了一下也出去了。

当帘子落下的那一刻,唐芭直接瘫坐在地上。迷茫、尴尬、不知所措、感动……各种情绪纷涌而来,她仰起头拼命的咽下眼中的泪水,可心中的苦涩却如同一团棉絮在吞咽的泪水中不断的膨胀再膨胀。

唐芭愤恨自己的软弱,不停的告诫自己要坚强。这个世界的残忍她已经领教过了,必须要尽快接受这个世界,努力学习如何在这里活下去。

她抹了把脸“腾”的一下站起来,利落的脱掉身上的袋子抖开希夏的皮衣,愣住了!

这东西怎么穿?

泪水再一次糊住了视线,唐芭没有擦,只是机械的往身上围,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她终于控制不住了,默默的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就抱着衣服蹲在地上无声的抽泣起来……

洪水来的猛烈去的也快。

当她换好皮衣准备把袋子收回布包裹里的时候已经平静了下来,即使在看到布包裹里多出来个小黑罐子时也没太多的惊讶。

小黑罐子密封的很好,壁很薄却看不出是什么材质,但唐芭一眼就认出里面是骨灰并伴有一些碎骨。

唐芭:“……”这还真是没想到。

如果没分析错的话,救她的那个人应该从她在树林里被臧狼的人带走后,黑斗篷人就一直在跟踪她,要不怎么能那么及时的把她从人堆里救出去。那么她在山洞里还有身边提前准备的布包裹是不是也和黑斗篷人有关呢?

还有这罐骨灰。

如果占玛所说的一切都属实,再以黑斗篷人对唐芭的了解,这里面很有可能就有岚歌或者那个仕的骨灰,而仇家就是就是巫塔,狄威斯大陆权力的中心!

好遥远……

别说替这具身体原主人报仇了,就是让唐芭现在找到狄威斯都困难。

还有三棱锥石头!

虽然手里的这块比夏巫的小,但也应该属于巫的某种象征。唐芭琢磨着怎么才能藏好,她可不想因为这块石头给占玛和堪嘎带来什么麻烦。

唐芭一直躲在帐篷里,直到帐外飘进来阵阵肉香。她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皮衣,又拨了拨能遮住大半张脸的乱发,深吸一口气掀开了帘子……

晚霞烧红了大半边的天,与每个帐篷外燃起的小火堆两相辉映,藕断丝连般明明灭灭。

堪嘎坐在帐外手里举着两个粗木棍,上面串着不知是什么野兽的肉正在火堆上咝咝作响。占玛从小皮袋子里抓了一把东西抹在烤肉上。看到唐芭出来谁都没动,却同时送给了让唐芭觉得非常温暖的笑容。

唐芭虽然也回以微笑,但因为她的“妆容”根本没法让人看到。

她从容的走到占玛身边蹲了下来,很好奇占玛手里的小袋子装的是什么便从里面抓了一把。

淡蓝色的晶体?唐芭捏起一粒尝了下,是盐。

占玛指了指火堆上的肉,“把蓝晶抹在上面,好吃。”

唐芭应了一声,学着占玛的样子把……蓝晶涂在肉上面。

堪嘎割下一块烤好的肉递给唐芭,唐芭没吃反而送到了占玛嘴边。

占玛可能从没受到过这种待遇有些不知所措,唐芭就像对待幼儿园小朋友般张开嘴“啊”了一声,见占玛张口直接把肉塞了进去。

占玛含着肉在笑,堪嘎也再笑,虽然看不见唐芭的脸,但她的笑声却是无法遮掩的。

肉汁滴落进火里瞬间蹿起一簇火苗,它能让人恐惧,同时又带来了温暖……

上海徐浦医院周裕仓
藤黄健骨丸能治肩膀疼吗
长春牛皮癣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