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农学者陆学艺

发布时间:2019-10-16 02:12:22 来源:永川律师网

  核心提示:社会学界的泰斗,在心脏病突发去世的前夜,还在和他的两位博士生做学术探究。逝者长已,留给后人的,是可贵的治学精神和宝贵的社会学财富。

  陆学艺80年代一直为包产到户鼓与呼,相继提出许多三农问题的改革方案,积极倡导和呼吁破除城乡二元结构,实现城乡经济社会一体化。

  社会学界的泰斗,在心脏病突发去世的前夜,还在和他的两位博士生做学术探究。逝者长已,留给后人的,是可贵的治学精神和宝贵的社会学财富。

  比肩费孝通

  5月1 日,80岁的社会学家陆学艺,因心脏病突发逝世。

  在社会学界,乃至整个社科学界,陆学艺都以泰斗著称。中国社会学会秘书长谢寿光乃至认为,陆学艺的学术贡献,不亚于老一辈学者费孝通。

  陆学艺曾任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中国社会学会会长。在2002年时,陆学艺出版的著作《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研究报告》,直接奠定他在社会阶层这一学术领域的权威地位。

  但人们关注陆学艺,还不仅仅是因为他在社会学研究上的成就,更因为他对学术问题的执著与坚持,以及整整一辈子对三农问题的情有独钟。

  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视陆学艺为自己的精神导师:他关心这个社会与民生,富有正义感,即便在面对某种压力的时候,他也勇于坚持。

  著名学者于建嵘表示,自己在学术上,从陆学艺那里,受益很多,无论是学术水平,还是人品风范,都对他非常敬佩。 他是非常仁慈的人,对于三农问题,对农村和农业,有着一般学者无法企及的观察。 于建嵘说。

  与部分学者不同,陆学艺的学术成就,部份来源于埋头故纸堆,但他绝非完全埋头故纸堆之人。他的三农研究,直接为上世纪80年代的 包产到户 政策鼓与呼。

  直到死前三天,他还参加了《吴敬琏文集》首发式暨中国改革座谈会。会上,他表态:中国的社会科学相比别的国家太落后了,很多问题是社会科学问题,顶层设计问题。比如户籍改革,大家都知道要改,但是怎么改,讨论半天也没有什么结果。

  很多接触过陆学艺的媒体,至今还能回忆起陆学艺的模样:头顶微秃,一缕头发从脑门横过去,造成 一桥飞架南北 之势,低头倒茶的时候,那缕头发从额头垂下来, 泄露了他的沧桑 。

  陆学艺是有着远比现今青年学者更多故事的人,也因此,他总是更加深刻,也更为平和。陆老不拒绝媒体采访,民主与法制社曾对陆学艺进行过采访。

  里的陆学艺,在谈及国计民生时,便停不下来了。 有些话当时没听懂,只记得里的陆老师,有多和蔼可亲。 本社一位采访过陆老的回忆。

  只是,谁也未曾料到,原本仍旧是学术壮年的陆学艺,突然离世。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副所长张冀回想,5月9日,他还与陆学艺有过一次交流,张冀让陆老别太累,陆学艺哈哈一笑:放心,我这把老骨头还硬实着呢!

  心系农民

  19 年8月,陆学艺出生于江苏省无锡农村。

  陆学艺称,自己自小就在无锡农村长大,小时候家境不好,小学毕业后,不能继续上学,就在上海一家制袜厂当学徒,一干就是4年。

  也就是现在大家所说的农民工。 作为1名关注三农问题的专家,陆学艺即便是在谈及自己的成长历程时,也不忘记把自己与三农问题上的那些学术术语对接。

  当所有人认为,家人给他取名 学艺 ,意在期望他学有所成时,陆学艺称,其实实情是,他在家排行老二,这个 艺 字,在其故乡发音,和 2 是一样的。

  17岁那年,陆学艺到了当时的第三野战军任文化教员。他语文学得好,就给部队的营、连、排干部教拼音。文化教员要经常给战士教歌、组织文化活动,这是让他感到很 吃力 的地方。

  那时候,我感觉自己不太称职,知识还很不够。 生性要强的陆学艺,一面工作,一面利用一切机会抓紧学习。195 年时,陆学艺面临人生的一次重大选择,最终他选择了复员回家,原因是:他想要考大学。

  谈起在部队的这4年,陆学艺感慨万千。 这4年,形成了我一辈子走向社会、为社会服务的愿望。

  17岁开始,我在部队里接受了严格的组织纪律、为人民服务传统的教育,奠定了做人的基础;二是,我养成了良好的习惯:早上从不睡懒觉,每天6点半起床,整理笔记。 陆学艺称,这类影响,当时感觉不出来,但现在每当和老朋友聊起来,都觉得这段经历,对自己的人生影响巨大。

  1954年,陆学艺重新回到学校,从高二读起,并于1956年考取了北京工学院(现在的北京理工大学),专业是激光光学专业。但很快,陆学艺就发现自己的志趣并不在光学上边。

  为何会想着要转行? 陆学艺解释,自己是农村出生的,看到农民吃不饱饭,心里就不明白,我们跟着党走,党又是先进的,1960年,为什么还会饿肚子呢?陆学艺想弄明白这个问题,这也成了他此后学习和研究的动力。

  于是,顺利进了北京工学院光学系的他,又开始折腾加试历史、地理,最终顺利转到了北京大学哲学系。北大毕业后,陆学艺考上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的研究生,一路读完,最终留在哲学所工作。

  为包产到户鼓与呼

  哲学虽是陆学艺的专业,但他的研究,压根儿没有停留在 形而上学 。

  陆学艺丝毫没有掩盖自己对三农问题的关心。

  于是,一有机会,陆学艺就主动下乡。但农村调研总是非常艰苦的。那个年代,他曾在甘肃定西调查包产到户时,直接病倒。 我身体很好,这么多年在外面,就病倒那么一次。 对其中的甘苦,他总是轻描淡写地一带而过。

  机遇总是留给有心者。在1978年到1980年期间,陆学艺通过对安徽、甘肃包产到户试点的调查,开始撰文为在全国推行包产到户鼓与呼。

  一个突破点是1979年,陆学艺在江苏、安徽等省弄农村调查,时任安徽省农委秘书长刘家瑞、省政研室的卢家丰等人,给他介绍了凤阳 大包干(到组) 的情况。

  以凤阳案例为基础,陆学艺撰写了《包产到户问题应当重新研究》一文,其中论证了 包产到户不是分田单干 包产到户是搞社会主义,不是搞资本主义 等论点,这也是关于包产到户问题的最早的文章。

  1982年,陆学艺又提出,农村单靠推进家庭联产承包制改革、单兵突进远远不够,必须进行县级体制综合改革,并亲率课题组到山东陵县蹲点 年,兼任县委副书记,研究农村改革发展问题。

  谢寿光介绍,陆学艺对农村联产承包制的产生发展,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他长期在安徽肥西等地实地研究,最早对联产承包制从理论上进行总结,通过内部要报,得到了中央领导支持。只是,他这方面的贡献相当程度是被疏忽的。

  比如,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农业形势大好,粮食年年增产,出现卖粮难问题。他则提出,中国粮食生产面临着危机。这个报告得到了邓小平同志的充分肯定,在《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不点名提及过。正是由于他的及时提醒,中央长期关注粮食生产问题,改革开放 0多年来一路走好,没有出现大的问题。 谢寿光说。

  社会学家曹锦清对陆学艺的农村研究,亦是赞不绝口。 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陆学艺一直是国内三农问题上最重要的学者,他非常注重实践取向和政策取向,认为光谈理论不行,强调学者最好去基层挂职锻炼。

  只是,在1987年2月的时候,陆学艺的全职三农问题研究生涯暂告了一段落。 本来我是愿意沿着这个方向继续做下去,系统研究农民问题的,但1987年2月的时候,组织上任命我当社会学研究所的副所长,从此,我进入了社会学界。

  调研之路

  学界忆及陆学艺,多数会提及他的实地调研学术方法。

  有媒体报道,在2005年初夏,陆学艺带着课题组入住四川省大邑县,在农民工宿舍里住了20天。大邑县是山区,课题组要在当地50多万人中抽样1000份,逐户调查。

  艰苦的调研增加了课题组的使命感,当时已经是72岁的陆学艺说: 我们有些组员从农村回来,都掉眼泪,说没想到农村现在还这么穷。

  恰恰是这些刻骨铭心的实地调研,让陆学艺得出的学术结论,更加接地气。

  谈及户籍制度时,陆学艺称,有人说北京、上海等城市的户籍制度难改,那人家东京、巴黎,没有户口制度,也没有把人挤满,也没有太多贫民窟。

  我们调查过,如果户口制度放开了,有的农民工会留在城市,有的不会,特别是年纪大的,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愿。另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沿海地区这些年的经济发展,农民工付出了大量的血汗,而现在,要把一部分资源用到农民工或者他们子女的身上,我觉得这是还给他们。 他说。

  在2005年底退休后,陆学艺仍然劳碌着:他每年仍坚持用 个月时间到农村调研。这样的日子,几乎与此前无差:他重视实打实地深入到县、乡、村、户去调研,编一套《中国国情丛书》,平均每个省区市都要走三四个县,用了整整10年时间。

  基层人大官员贾建友就是在陆学艺做基层调研的时候,认识陆学艺的。他称,201 年春节前,他和几位师友一起陪陆老师吃饭, 陆老师的身体和精神,看起来都不错,并且还和我开玩笑说,小贾你官瘾太大,当个乡镇人大主席这么 大 的官,就不肯真心从事农村研究和新农村建设的实践了,所以才搞不出甚么成果来嘛。

  在陆老离世前的一个夜晚,陆学艺还在和他的两位博士生做学术探究。他的学生听闻噩耗,唏嘘不已:先生是在工作状态中走的,他的研究一天也没停止过。

  今年4月,陆学艺主持的著作《中国社会建设》,刚刚出版。再过 个月,学界都已经悄悄地准备好,要为他贺八十大寿。孰料,而今只能改为追思会。

小程序拼团功能
剖宫产术后腹胀不排气
小孩不拉大便怎么办
友情链接